滨州股指期货配资数亿烂账拦路ST国恒重组 泰兴力元求助监管部门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艺术品股票-股票配资公司_配资门户_配资炒股_外盘配资

民营铁路第一股*ST国恒(000594.SZ)年报延迟风波进一步发酵:公司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于5月5日双双去职,本届董事会任期也将在本月到期滨州股指期货配资。公司当日起停牌,暂停上市几成定局。

有*ST国恒的投资者认为大股东泰兴市力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兴力元”)方面此前自称“被股东”的滨州股指期货配资说法很牵强。“去年12月份,任元林就准备买,1月份通过股东会,然后才接盘。”一位投资者认为,深圳国恒持有*ST国恒股权可以通过法院拍卖,接盘者不一定是任元林。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部分投资者表示他们是在任元林接盘后才买入*ST国恒股票的,同样认为大股东不作为。

“其实不是我们大股东不作为,而是我们大股东无法作任何为。”5月5日,泰兴力元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被股东”是指当时没有更好的办法才接盘了深圳国恒的股权。

“我们早就要求拍卖了,你以为这么容易拍得下来?如果我们再等,苹果(指*ST国恒)就会烂光。拿的时候还没有烂光,我们是不希望苹果烂下去。”上述高管刘韧(化名)表示,“首先是没办法,不拿下来情况会更糟,所以称之为‘被股东’。但是没想到拿下来以后情况更糟了。”

泰兴力元接手中技系

据了解,泰兴力元是在今年1月15日,斥资3.1亿元获得*ST国恒大股东地位的,目前持有12.08%股权。

根据泰兴力元1月18日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下称“报告书”),力元投资通过大宗交易形式受让国恒铁路的股份后,取得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其主要目的是“进一步利用泰兴力元资本投资优势,发挥*ST国恒在铁路行业的优势,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行业资源,改善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快速把*ST国恒做大做强”。

上述信息给不少投资者带来误读,他们认为泰兴力元接手中技系股权是因为看好*ST国恒发展前景,因而选择跟风买入。

但是*ST国恒实际控制人任元林的秘书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泰兴力元是“被股东”,此前泰兴力元跟深圳国恒之间有债权关系,“他把股权质押给我们了,他还不出来,我们就把这个股权通过法院的途径拿过来了”。

记者获得的一份“中期票据说明书显示”,当时任元林实际控制的江苏新扬子江造船有限公司(下称“新扬子江”),通过国联信托向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了信托滨州股指期货配资产品。该产品的担保措施是,“借款人以持有的18,047万股国恒铁路的限售流通股提供质押担保,追加深圳中技法定代表人成清波个人连带滨州股指期货配资责任担保”。

根据任元林方面的说法,中技系无力向新扬子江支付欠款,所以将其持有*ST国恒的18,047 万股股权质押给了同为任元林控制的泰兴力元。

数亿糊涂账成症结

泰兴力元方面称,他们也注意到一些投资者在网上反映,由于“民营船王”任元林的加入才买入*ST国恒,“我们肯定要对人家负责,这是市场形象问题”。

但是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数亿元的糊涂账,早在2012年之前,*ST国恒开始就财务混乱,陷入数十亿元债务纠纷,并有数亿募投资金没有投入募投项目。

近日,江西国恒等子公司上报的报表上虽然加盖公章,但并没有其财务负责人、法定代表人的签字,*ST国恒的财务报表也未得到财务负责人签字。*ST国恒审计委员会对公司及5家子公司财务报表中提出了明确的反对。

“其实黑洞大不怕,但是要知道有多大。知道了才能做事。”泰兴力元高管刘韧表示,在完全暴露*ST国恒财务黑洞之前,不敢改组董事会。

他们计划重点摸清三个财务问题,第一是募集资金数额与产生的利息严重不匹配,二是铁路投资的真假,三是贸易背景的真假。“这三个我们其实派了人进行调查,而且坦率地讲,那边不配合,包括银行、包括券商都不配合。”刘韧称。

刘还告诉记者,泰兴力元本以为*ST国恒2013年报能在截止期限前披露,然后大股东对董事会进行改组。但目前遇到了难题——“财务总监不肯签字,独立董事不肯签字,会计师不肯签字,怎么办呢?”刘韧称。

*ST国恒三位独立董事曾给出这样的建议,他们提请泰兴力元委派董事长、总经理,认为“要恢复上市,只能靠大股东支持,进行资产注入或重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泰兴力元之所以迟迟不肯委派董事长、总经理,是考虑到责任承担问题。如果委派了董事长,就必须得在2013年报签字,泰兴力元是希望将2013年报披露任务交给上一届董事会,并不想收拾这个“烂摊子”。

“如果我们介入之前的事情可以责任豁免,我们就可以大胆地冲、大胆地做,我们一定把它救活。”刘韧透露,泰兴力元方面已经委派高管前往监管部门汇报相关事宜。如果能获得监管部门的许可,泰兴力元将盘清公司现有资产情况、注入新的资产、补充新业务使公司2014年能扭亏为盈。

“第一步要重整,第二步才能重组,现在重整就重整不下去。”刘韧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他们曾派人前往银行查账,获得3月21号的对账单显示募集资金仍有9亿元,但是利息清单与之严重不匹配,只有几万元。